乱世女淫娃

11岁女孩

下午,我开着车到了一所小学门口,虽是暑假她们仍要上辅导课,停好车,耐心的等待我的猎物出现,下课的小学生们纷纷走出校门,我选中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,应该是5,6年级的学生。

我将一种特製喷剂喷在她书包上,之后再根据喷剂遗留下来的特殊味道,用电子探测器準确的定出她进了哪个社区。

第二天中午,我将準备好的工具装到一个大旅行箱里,提着箱子到了她家门口,我用电子开锁器试了一下,然后开门进了她家。

突然外面传来楼梯声,我凑到猫眼前确认了是佳君回来了,我躲在门后,等她打开门进了屋,左手将她拦腰抱起,右手用浸了乙醚的手帕堵住她的嘴,她呜呜了几声,纤细的身体扭动了几下,就不动了。

我打开箱子,把佳君装进旅行箱,并用皮下注射器给她注射了一小剂麻醉药。

我提着旅行箱走出社区,开车回到家里。

我打开旅行箱,把佳君从箱子里抱出来,让她躺在沙发上,我则站在一边欣赏她。

佳君今天穿了双白色的长统童袜,身上穿的是校服,白色的连衣短裙不到膝盖,下面穿了一双白色软皮鞋,闭着眼睛依然沉浸在梦乡中。

我跪在沙发前,轻轻撩起佳君的校服裙的下摆,抚摸着她纤细的双腿,我先触摸她的小腿,又轻轻抚摸她大腿童袜与肌肤的交际,轻吻她的童袜,轻吻她那雪白细嫩的大腿,再撩起校服裙,露出白色的小可爱内裤,我温柔的抚摸她的内裤,感受内裤下她柔软娇躯。

我脱下裤子,露出我的大鸡巴,本想扒下她的内裤,又改变主意试试朋友推荐的腿姦。

我脱掉佳君的皮鞋,先用她的柔软秀气的小脚在我鸡巴上揉搓几下,再抱起她的双腿,用她的两条大腿童袜部分夹住我的鸡巴,轻轻抽插了两下,鸡巴再往下移到没有童袜的大腿跟上抽插几下,然后再移到童袜部分,这样,我的鸡巴一会感受佳君那幼女柔软大腿肌肤的的幼滑,一会感受白色童袜那有别与肉色丝袜的丝质触感。

突然一阵难以遏製的快感沖击着我,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浓浊的精液就喷射而出,而我痉挛着抱紧佳君的双腿紧夹我的鸡巴,看着精液喷溅到佳君的雪白的大腿跟上。

我又缓缓抽动了两下,随即瘫倒在沙发上,一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面骂道:
「他妈的,怎幺今天那幺没用!」

体力回覆后,我从沙发上爬起来,为了避免弄髒佳君的衣服,我把喷溅在她内裤上,校服上,童袜上的少许精液拭乾净,但却没管喷射在她嫩滑的大腿上的精液。

我把佳君抱到别墅二楼的卧室,把她放在床上,然后就出门吃饭去了。

饭后,我开车到一家百货公司,买了10多套孩子穿的衣服鞋袜,又买了些速食食品一起带回家里。

我进了家之后,先坐到一楼客厅的沙发上,打开卧室监视器,看到佳君已经清醒了,乖乖的坐在我卧室的椅子上。

我开动一小时前的录相,只见屏幕上的佳君慢慢清醒过来,突然惊讶的从床上跳到地上,楞了一下,就大声喊:
「爸爸,妈妈!」喊了几声没人回答,就走向门口。

走了两步,佳君皱了皱眉头,掀起裙子,摸了摸自己的大腿跟,小手上沾满了我的精液,拿到眼前看了看,奇怪的自言自语道:
「这是什幺东西,黏黏的。」

她拿出纸巾擦拭自己的大腿根,但大腿内侧很难擦到,她就坐在床上岔开两腿细心的擦乾精液。

然后她走到门口,想打开门,但怎幺也打不开,只得无奈的坐在椅子上。

我关上电视机,上二楼浴室洗了个澡,穿上内裤,走进了卧室。

我一进屋,佳君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惊讶的看着我,她怯生生的问道:
「叔叔,这是哪里?我爸爸妈妈呢?」

「这是我家,你爸爸妈妈让你听我的话。」

「我爸爸妈妈怎幺说的?我怎幺……」

我打断她的话厉声喝道:
「你爸爸妈妈让你乖乖的听我的话,你要听叔叔的话。」

佳君害怕的小声答道:
「是,我听叔叔的话。」

「佳君你饿吗?」
「我…不饿。我想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,行吗?」

「不行!现在找不到他们。这样吧,咱们下楼看电视去。」
说完我拉着佳君的小手,到了一楼客厅,让她坐到沙发上。

我递给她了一个装满儿童动画片VCD的盒子让她自己挑。她看了看,拿了一张递给我。

我将放好动画片后,坐在佳君身旁,伸出右手搂住佳君的细腰,佳君略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。

我轻轻的抚摸佳君的白色童袜,又揉搓被短裙盖住的大腿,另一只手在她那几乎没有任何突起的胸部抚摸,摸了几下,只听佳君小声说道:
「叔叔,我自己坐好吗?」

我厉声喝道:
「不许说话,好好看电视!」

我抓起她的一条腿,放在我的腿上,用她穿着白色长统童袜的柔软小脚,隔着内裤蹭我的下身。

佳君柔软的小脚刺激着我的阴茎,我的鸡巴慢慢的硬了起来,我一手抓着佳君的脚压在我的鸡巴上揉搓,另一手在她那条腿的内侧反覆抚摸,从下到上的抚摸,尤其抚摸她白色长统童袜和内裤之间的大腿根部。

「叔叔…我不想看电视了,好吗?我……我想睡觉。」

「好,叔叔带你去睡觉的地方。」

我实在捨不得佳君纤细柔软的腿,用力把她的小脚在我的下身使劲揉了两下,才鬆开了她的腿,拉着她的小手带她到了二楼的卧室。

佳君上了床,躺了下来。我脱掉内裤,也爬上床,坐在佳君身边。

佳君不安的坐了起来,努力不看我挺立的大鸡巴,小声道:
「叔叔,我自己一个人睡可以了。」

我厉声道:
「躺好睡觉!」说着把她按倒。

我双手放在她的大腿上,用力的揉捏,又掀起她校服裙的下摆,把手放在她的内裤上抚摸。

佳君哇的一声哭了,一面躲避着我的手一面哭道:
「叔叔,我不想在这里睡觉,我到楼下沙发上睡觉好吗?」

「不许哭!不许动!」
随即把手伸到她的内裤里,抚摸她那嫩滑柔软的小腹,手指向下探去,触动少女那一根毛都没长的阴部。

佳君紧张的合併起两腿,不让我手指进入她的两腿之间。

我见她还努力的併起双腿抵抗,冷笑一声抓住内裤向下一拉,内裤就被扒到了她穿着白色长统童袜的膝盖上。

佳君一声尖叫,一手紧紧护住下身,一手试图抓住内裤拉上来,哭叫着:
「救命呀!救命呀!」

我不理她的尖叫,一手抓住她的内裤,一手抓住她的左腿,把她的左腿从内裤中脱了出来,这样,她的内裤就仅仅挂在她的右腿膝盖处,再也穿不上了。

我架起她的左腿,在她大腿上狠狠的扭了一下。

我鬆开手指,喝道:
「不许哭了,再哭我就掐死你!」佳君强忍住眼泪,颤抖着点了点头。

我用力分开佳君的双脚,让她成大字型躺着,仔细欣赏着她的下身,只见佳君那11岁的阴部没有完全发育,固然看不见一根阴毛,连阴唇阴蒂都看不清楚,只能看到嫣然一缝。

我激动的趴在她两条大腿之间,头埋在她的两腿深处,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肉缝,这是我一生中所接触过的最年轻的阴部,而她的味道也是最好的。

我不断的舔着佳君的小肉缝,把两条大腿再分开点,使肉缝更加敞开,吸吮着,舔着,同时我还倾听着上面的声音,只听见佳君轻声抽泣着,我舔了半天居然没有一点反应。

我跪了起来,举起佳君的双腿,发现她的个头不足以让我以这种我最喜欢的姿势做爱,于是我放下她的双腿,把她抱起来,在她背下放了两张毯子一张被,再把她放到被上,这样,她的下阴就勉强接近我挺立的大鸡巴了。

我抓起她纤细柔软的双腿,把她那仍然穿着雪白童袜的双腿架在我的肩膀上,大鸡巴的龟头自然而然的碰到了她的阴部。

佳君的腿在同年龄女孩中算是很长的,但在阴部能接触到我鸡巴时,小脚只能架在我肩窝上。

我想了想,从床头柜上拿起一瓶润滑油,涂在我鸡巴的龟头下面部分(不涂龟头是为了不降低快感,但我也不想把这个小天使般的小姑娘活活操死),吐了点口水在手里,用手指涂抹在佳君的肉缝边上。

我解开佳君的连身校服裙腰部的腰带,然后将校服裙用力向上掀起,掀到接近胸部的地方,这样佳君纤细的腰肢,平坦的小腹都暴露在空气中了,佳君被架到我胸前的两条纤长的腿,不安的扭动着。  

我双手抓住佳君那纤细的腰肢,屁股向前顶,龟头碰到了稚嫩的阴部,我用鸡巴慢慢的在幼小的阴部寻找,用龟头感觉11岁幼女的嫩肉。龟头找到了位置,我缓缓的扭动鸡巴,让龟头适应那窄窄的肉缝,下身微微前倾,龟头顶住了洞口。

佳君「啊」了一声,正要说话,我下身用力一推,龟头撑开了狭窄的肉缝,插入了佳君的洞口,我用力前顶,感觉好像哧的一声,半根粗大的鸡巴艰难的突破了佳君的处女膜,陷入了佳君的嫩穴之中。

巨大的痛楚使得佳君惨叫一声,穿着雪白童袜架在我胸前的双腿一蹬,上身激烈的跳动着,疼的昏了过去。

我无暇顾及佳君的状况,她那幼女超常紧密的阴道紧紧夹着我的鸡巴,而她在昏厥前身体的剧烈扭动,带动我插在她身体深处的鸡巴随之动作,我舒服的哼了一声,一动都不敢动,感受非比寻常的紧夹感觉。

我休息了半分钟,把佳君纤细的腰肢向我身上用力一套,下身同时用力向前一冲,鸡巴摆脱了又细又紧的阴道的束缚,一下没根而入,龟头狠狠的顶在佳君的未发育的花心上,舒服的我大叫一声。

而佳君昏厥过去的身体受到这一冲击,反应并不激烈,仅仅是双腿无意识的抖动了一下,不清不楚的哼了一声。

我先不抽插,而是用力掐佳君的人中,把她从昏迷中唤醒。佳君悠悠的从昏迷中醒来,立刻感觉到下身撕裂般的疼痛,哭着道:
「叔叔不要这样,我好痛的,呜呜呜呜……。」

「佳君把两条腿打开些,好让叔叔出来。」

佳君急忙听话的把两条纤细的腿尽力岔开,放到我的上臂处,我说:
「佳君忍住不要动,叔叔后退的时候会很疼,你一动就把叔叔夹住了,就退不出去了。」

佳君拼命的点头以表示明白,我缓缓的抽出阴茎,每抽一点就摇动鸡巴一圈,佳君紧咬银牙,吸着气忍受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,这表情出现在她的稚气的漂亮脸蛋上尤其让人感到冲动。

龟头退出特别紧窄的阴道口时尤其刺激,佳君疼的脑袋后仰,上身几乎悬空,整个上身的重量都被头部承受了。

我的阴茎终于整个退出了阴道,佳君放鬆的出了口气,我却下身猛力再向前一顶,巨大的鸡巴再次没根冲进佳君紧窄无比的幼女阴道。

这次佳君没有昏过去,只是尖叫一声,我不等她说话,再把鸡巴抽出来再插进去,不断的重覆着……

佳君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尖声哭叫,用力扭动身体,细长的双腿拼命踢着我的胸口,却不知她那可爱双腿踢在我的胸脯,更加强了我的性慾。

我抓住她纤腰的双手牢牢控製着她的身体,不给她以丝毫的机会脱出我的控製。

下身拼命的抽插着,每次抽插都没根而入,全根而出,这种抽插方式加上佳君比成年女子直肠更紧密的阴道的紧夹,给我带来了无比的享受。

我一面欣赏佳君痛苦的表情,一面感受她每一处娇躯的美妙,沾满鲜血的鸡巴更在她最宝贵的地方疯狂进出。

很快,一阵奇妙的感觉向我袭来,我本想运气忍住,但看到佳君痛苦的挣扎表情,痛不欲生的惨叫声,决定这次到此为止了。

我放鬆自己,任由那强烈的快感传输到下腹,在达到顶峰前,我把鸡巴努力抽出佳君的身体,再兇猛的冲破洞口一举沖到花心才射出精液,我在佳君的尖叫声中用力扭动她的腰肢,迫使她的花心摩擦我的龟头,随即脱力的躺在床上,把佳君柔软的身体紧紧的搂在怀里。

我的鸡巴虽然仍然留在佳君的身体里,但已经没那幺硬了,我听着佳君的哭叫声慢慢的低了下来,我缓缓爬起来,看着她的下阴,只见少许的鲜血混合着白色的精液流出她的身体。

佳君仍然低声哭泣着,我躺下来,紧紧搂住佳君,心满意足的想,我终于拥有了一个属于我的小女孩,慢慢的,我进入了梦乡……


天亮了,我慢慢睁开眼睛,见佳君像只可爱的小猫般蜷缩在我怀里,我把她平放床上,掀起校服裙,打开双腿,仔细检查佳君两腿之间,发现昨晚我对她的大肆徵战,没造成什幺大的伤害,虽然流了不少血,但显然不特别严重。

我将沾满处女鲜血的床单抽起,收藏在一个袋子里,又把挂在佳君脚边内裤,也从佳君的脚上脱下来放到袋子里。

然后开始玩弄佳君的腿,玩了一会,俯身痛吻佳君那清秀的脸蛋,而手则在佳君的腿上奋力揉搓。

不一会,佳君从睡梦中被我搞醒,想逃避我的亲吻,我怒哼了一声,吓得她不敢动了。我命令道:
「张开嘴!」

佳君无奈的张开小嘴,我开始尽力亲吻她,吸吮她小巧的香舌,吻了一会,我坐起来,让佳君看我那早晨起来特别强硬的大鸡巴。

我作势要操她,吓得她急忙躲避,哀求道:
「叔叔,不要,昨天晚上疼死我了,现在再来不行呀!」

「好,那叔叔现在就先不搞你那里,但你必须好好伺候叔叔。」

我命令她跪在我两腿之间,用小嘴为我的大鸡巴吹箫。

她楞了一下,看着我坚硬的大鸡巴,犹豫道:
「我…不知道怎幺做,那…那上面很髒,还有血呢。」

「如果你不用嘴来吸它,我就用它来插你下面。」

佳君大吃一惊,急忙弯腰为我口交。

佳君双手撑着我的大腿,忍住内心的噁心,用小嘴将我的鸡巴含在嘴里,开始用力的吸,没有任何套动或舌头的动作,仅仅是用力的吸。

我告诉她方法不对,教她正确的方法,佳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继续为我吹箫,在我不断的指点下,佳君的技巧有了点长进,我越来越感到一阵阵的快感向我袭来。

我呻吟着抓住佳君的头,用力按了下去,鸡巴强硬的捅到咽喉,佳君发出窒息的呜呜声,努力摆动脑袋想挣脱出,我双手抓住佳君的脑袋,用力上下摇动,在她的小嘴里抽插。

突然我抓着佳君的头髮,将她仰放在床上,跪在她身旁,将鸡巴用力突入她的小嘴,用力抽插起来。佳君呻吟着,浑身抖动,两腿拼命乱踢,想摆脱我鸡巴对她小嘴的侵犯,但被我牢牢的控製了。

我用力的抽插着,每次插入都尽力深入到她的咽喉,用龟头感受她喉咙的嫩肉。佳君呕呕的蠕动着,涕泪齐流的挣扎。

我终于忍不住了,将大鸡巴在佳君的嘴里用力一捅而没,在佳君的小嘴里射精了……

我在佳君的嘴里又缓缓抽插数下,慢慢抽了出来。

精液从佳君嘴边溢出,佳君挣扎着要趴到床边吐出精液,我捏住佳君的小嘴,命令她咽下去。佳君满脸是泪,无奈的将精液咽下腹中。

我轻轻的抚摸佳君略显蓬乱的秀髮,将她的校服裙脱下,这样她就只穿一双雪白的长统童袜了,佳君吓的簌簌发抖,双手无助的抱在胸前。

我笑了笑,安慰道:
「别怕,叔叔不插你下面,叔叔要带你去洗澡。」

洗完澡,我给她穿上我昨天晚上买的一套漂亮的衣服和一双白色的长统童袜。

然后我带她下楼吃早餐,吃完饭,我命令道:
「佳君,叔叔出去有事,你在家里乖乖的待着,不要动墙上那部电话,听见没有?」

佳君颤抖着回答道:
「听见了,叔叔。」

我随意找了个电影院,看了部电影,天黑了,我到家附近的餐厅买了点菜打包带回家给佳君吃。

我和佳君吃完晚饭,我拉着佳君做到沙发上,打开电视,进行了几项操作后,只见屏幕上出现早上我走后屋里的画面:

在我走后大约十分钟,佳君就走到电话旁,踮起脚尖拿下电话,拨了个号码,是她家里的电话,过了一会,又拨别的号码,但无论她拨哪个号码,话机都告诉她正在占线,到后来,她拨119,话机录音告诉她,请将她的情况录音,警方将尽快处理。

她犹豫了一下,说道:
「我叫黄佳君,我昨天下午下课后回到家里……就不知道怎幺到这里了,这里有个叔叔,他说我爸爸妈妈叫我听他的话,可是他摸我,他在我身上到处乱摸,而且…昨天晚上他还脱光我衣服……还搞得我下面流了好多血,警察叔叔,快来救救我吧。」

我微笑着看佳君精彩的演出,佳君坐在我的腿上,吓的浑身发抖。

我笑着牵着佳君上了二楼,打开卧室旁边一间房间,带她走进房间,房间里有各式各样的刑具。

我把佳君双手绑在背后,将屋顶滑轮吊下来的一根绳子栓住她被绑的手上,将绳子向下一拉,佳君惨叫一声,被吊的双脚离地,我又把她放下,再拉,再放,重覆了几次,已经疼的佳君大声求饶了。

我又将她手鬆开,一只脚绑在绳子上,像滑冰运动员保持腿型一样用力拉绳,把她着地的一条腿吊的离地,痛的佳君一面哭一面哀求。

我把头钻到佳君的短裙里,舔着佳君雪白细嫩的大腿上的皮肤,用牙齿轻轻的撕咬了几下,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,疼的佳君吊在半空中的身体剧烈的颤动,尖声惨叫,纤长的美腿痉挛着扭曲。

我离开了她的裙下,再抬起她的一条腿,先轻轻撕咬佳君那穿着雪白童袜的小腿,不理佳君的哀求,又在她那细嫩的小腿肚上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完成了这几项惩罚,我才将她放下,佳君跪在地上,双手抱着我的腿痛哭流涕,哭道:
「叔叔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」

「佳君,以后要乖乖的听我的话,明白没有?」佳君吓得急忙点头。

我对佳君说:
「上楼睡觉吧。」说着自己走上楼,佳君乖乖的跟在我后面也上楼进卧室。

我脱光衣服,让佳君躺在床上,脱下她的衣裙,佳君就只穿着小可爱内裤和雪白的长统童袜了。

佳君认命的伸直双腿,双手并拢,闭上眼睛等着我的进袭。

我抱起佳君,痛吻佳君的小嘴,佳君很乖的探出舌头让我吸吮,吻了一会,我用双手在佳君微微突起尚未发育小乳房上拼命抚摸,又弯腰含她的小妳头,用力揉搓乳房,佳君呻吟了一声,柔声说:
「叔叔,你的手轻点,我给你揉疼了。」

我抬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道:
「好。」

我的手离开佳君的胸部,抚摸她那平坦嫩滑的小腹,佳君的小腹又平又紧,我抚摸了半天,恋恋不捨的继续向下探去,伸进纯白色的可爱内裤中,我感觉到佳君幼小的身体稍微颤抖了一下,我的手在佳君的内裤里反覆的揉搓了一会,轻轻的脱下了佳君的内裤,露出昨天刚刚被我开过苞的下身。

我岔开佳君的双腿,匍匐在佳君的双腿之间,用舌头舔她的阴部,在我的舌头运动下,我感觉似乎佳君的小穴好像湿了点。

我坐起来,将她的纤细笔直的双腿搂在怀里,轻轻撕咬佳君那穿着白色童袜的双腿,亲吻她柔软的双脚。

我揉搓佳君的双脚的时候,感觉佳君似乎享受的呻吟了一声。我将被子垫在佳君的身下,把她的双腿抬起放在我的胸前,跪在床上,鸡巴前挺,触到佳君柔软的下身。

佳君身体发抖,颤声道:
「叔叔,今天…能不能轻点。」

「好,我会轻点的,你也要放鬆点,放鬆点就不那幺疼了。」

我鸡巴前顶,龟头插进紧窄的刚刚破瓜的小穴,佳君绷紧身体,轻轻扭动,我抓住她的纤腰,不让她乱动,缓缓插进了鸡巴。

今天的进入速度比较慢,佳君完全感觉得到,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感觉巨大鸡巴对她娇躯的步步深入,我插入了一半,看到佳君全力以赴容纳我鸡巴的情形,问道:
「佳君,有什幺感觉?」

佳君喘气道:
「啊…啊…涨…好涨呀……!」

我不再理她,鸡巴继续插入,一面缓缓插入一面感受佳君紧窄的身体对龟头的紧夹,佳君轻微的扭动身体,抵抗自己身体鼓涨的感觉。

终于,我的鸡巴全部插入,一插到底了。我不忙抽插,扭动屁股,在佳君的紧窄的身体里活动鸡巴,撑的佳君大口喘气,无意识的啊…啊着。

我缓缓的抽出鸡巴,佳君鬆了口气,我又再次插入,这次插入的速度快了很多,佳君喘气的速度也急促很多,我就在佳君体内这幺不断往覆着,感受佳君那幼女紧窄无比的阴道。

由于没有爱液的润滑,这种乾涩的抽插摩擦佳君下身刚刚癒合的伤口,佳君逐渐感到阵阵的疼痛了,

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:
「啊…叔叔…啊…叔叔你快点…啊…我下面疼了…啊…啊……」

我嗯了一声,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,鸡巴来回抽插对佳君幼小身体的影响变得更加强烈,佳君已经喘不过气来了,张大嘴无意识的呻吟着,下身扭动着。

一阵阵快感向我袭来,我猛然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佳君感觉到我抽插速度的急剧加快,尖叫出来:「啊…啊………啊!」

她那童音的尖叫声,使得我更加激动,猛的一次冲刺后,在佳君的体内射了出来。

我抱着佳君躺在床上,佳君也张开双臂抱着我,在我怀里喘息,渐渐的,我们都睡着了。……

随后的几天,佳君越来越乖,而她的身体也逐渐适应了性交,稍稍的感觉到了一点点快感,除了晚上和我做爱外,每天早上还起来用小嘴清洁我的鸡巴。

她知道我喜欢她柔软的双脚,经常主动的将脚放到我怀里让我揉,而她自己也甚为享受。

我就这样亵玩了佳君一整个暑假,直到开学才放她回家。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jiuweihu5@gmail.com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