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世女淫娃

[极品家丁-穿越者]

大年初三清晨,马车收拾好东西,到了启程的时候。

  别离之情的感染,林晚荣和巧巧紧紧拥抱在一起,巧巧泣不成声,林三连忙
轻拍她肩膀安慰,说只是分别一段日子,很快就可以在京城见面。

  另一边萧家母女三人也抱在一起,母女三人的胸部紧紧压在一起,很是旖旎。
林晚荣别过头看到时,眼睛发光,这是在激情「斗奶」。太刺激了,林晚荣不禁
在意淫着。

  他那色瞇瞇的眼光被萧夫人发现了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  三人上了车来,马鞭一甩。马车便缓缓启动。直朝长街奔去。

  「玉若……玉霜」「大哥……」还没走出几步,便听身后地萧夫人和巧巧地
轻唤,他们三人急忙转过头去。

  萧夫人美眸闪亮,巧巧眼角带泪。正在朝他们用力挥手,珠泪无声无息,滑
落那如玉地面颊。

  看到马车远去,巧巧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,最后哭晕在萧夫人地怀中。

  林晚荣、大小姐和二小姐三人一起进入车厢。

  林晚荣一进车中,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,林晚荣鼻子特灵,闻了一下便知
道这是玫瑰香水,看来这大小姐却是喜欢这一口啊。

  这车厢地方宽敞,除一个卧褐一张小桌之外,余下也身为宽敞。

  二小姐初次远行,很兴奋,叽叽喳喳地拉着他们两个说个不停,

  林晚荣没有办法,只好给二小姐讲故事,讲完故事后,哄玉霜休息。

  入夜后,三人在秀榻之上,萧玉若在一侧,二小姐在中间,林晚荣在另一侧。

  三人盖上被子,大小姐和二小姐相拥在一起,姐妹两在说悄悄话。林晚荣在
一边无聊地躺着,本想和二小姐来个亲密接触,按摩一番。可惜被大小姐防住,
不让玉霜靠近他。

  林晚荣无奈朝大小姐挤眉弄眼,大小姐恶狠狠地盯着他,满是警告的意味。

  不知多久后,林晚荣睡着,二小姐也在大小姐怀里睡着。唯有萧玉若,手中
还摸着防身小刀,一夜在警惕,防贼一般防着林晚荣,怕他对二小姐做坏。

  就在紧张警惕中,萧玉若也不知什幺时候慢慢入睡。

  第二天,萧玉若醒来,发现二小姐还在怀中睡,而旁边地林晚荣已经不在,
不知什幺时候起来。大小姐检查了一下自己,发现衣服没有淩乱。这才大大鬆了
一口气,就怕他偷偷使坏。

  一连几天都是差不多如此,大小姐才慢慢放鬆下来,心道:「这个林三,不
使坏时,还没有那幺讨厌。 」

  后面几天遂放鬆,和他们又说有笑,恢复了往日的神情。

  林晚荣有空时就给他们讲讲故事,不仅二小姐爱听故事,大小姐也在一边听
着津津有味。

  萧玉霜听得入迷,不肯休息。林晚荣打了她一下屁股,说:「听话,休息了。
明天再讲故事。 」

  二小姐向姐姐告状道:「姐姐,林三坏,他欺负我,打人家屁股。姐姐你要
管管他。 」

  萧玉若听到打屁股,想起自己以前也被他打过,转念间,满脸通红,彷彿臀
部传来火热的感觉。嗔怒道:「林三,你又欺负玉霜了。我就死给你看,我就告
诉娘亲去。 」

  好无力地威胁啊,林晚荣坏坏看着大小姐,还在不停地眨眼。

  大小姐一阵气苦,这个讨厌的人,越来越无法无天。

  这天夜里,三人慢慢睡着了。

  半夜时,林晚荣醒来,觉得这几天太乏味,决定和二小姐来个紧密接触,便
偷偷摸上二小姐。

  在二小姐的后背上轻轻抚摸,二小姐被弄醒后,害羞地抱怨道:「坏人,你
想做什幺,把人家弄醒了。别摸了,好痒。 」

  林晚荣轻轻地把萧玉霜抱转过来,拥抱在怀里:「二小姐,别怕。我们好久
没有这样抱抱了。二小姐,你身子很软啊,也很香啊。我喜欢。 」

  二小姐又羞又喜,紧紧地缩在林晚荣的怀中,熟悉的感觉又涌上心头:「你
可别乱来啊,姐姐还在旁边啊。 」

  林晚荣一脸坏笑:「我不会乱来的,我就帮你按摩一下,促进你的发育。再
说你姐姐早已经睡着了。 」

  二小姐感觉到林三的怪手不老实地在自己柔嫩的胸前,摸上那粉嫩的鸽乳,
瞬间酥麻地感觉传遍全身。

  一时间,二小姐心里又羞又喜,好不紧张,怕被姐姐发现两人在做这样的羞
人事。

  两人脸儿相对,鼻息可闻,那萧玉霜此刻也睁开了美目,黑暗之中,闻到坏
人熟悉的气息,又是迷醉。

  林晚荣鼻息间瞬时能嗅到二小姐髮丝散发出的阵阵幽香,香气诱人。

  林晚荣侧转身体,摸了摸萧玉霜柔顺的秀发,指尖落在两片樱唇上,温柔地
来回拨弄。二小姐嘤咛一声,不自觉闭上双眼,迟疑片刻,在指尖上吻了吻。林
晚荣轻缓地挑逗那小小的唇,萧玉霜娇躯微微颤抖,生涩地吮吻着,发出了「嗯
嗯」的声息。

  看着萧玉霜认真地回应,林晚荣也不能只单纯引逗,于是撤开手指,吻了上
去,品味香唇柔舌。一吻之下,二小姐已是心弦大乱,忘我地回吻。

  林晚荣紧紧抱住萧玉霜那柔嫩的肉体上,张开嘴,吻着她那发烫的红唇。二
小姐还是很矜持,很小心,怕惊醒旁边地姐姐,她双手轻轻地拥抱住了林晚荣,
全身起了一阵颤抖,也把舌头伸入了他的嘴里,彼此相互地吸吮。

  林晚荣将二小姐的丁香小舌吸出来,含在嘴里慢慢品嚐,伸出左手在她身上
上下游移。只片刻间,萧玉霜被他吻得神智大乱,在他的一双魔手作怪中喘息、
颤抖、昏眩。

  他抚起了萧玉霜的香肩,隔着薄薄丝质衣服,她的身子依然是那幺的温热,
并让林晚荣闻到了她那醉人的处子的体香。

  萧玉霜双目紧闭,兴奋地喘着气,任由林三揉动她的小巧迷人乳房,手掌更
按在林晚荣手背上,失神地轻吟道∶「啊……坏人……好痒……」

  随着两粒樱桃般的淡红色乳珠慢慢挺立,萧玉霜感受到的刺激也一波比一波
高,马车中充满了不胜娇羞轻轻的鸣泣声。

  二小姐双颊绯红,忍着胸部传来一阵阵趐麻的感觉,娇小的身躯不停的扭动,
似乎想藉此诱惑林晚荣对她胸部的轻薄。林晚荣的情慾却因此更加高涨,更加用
力地搓揉她的椒乳,还不时以指缝去捏夹她那敏感的胸前双乳乳肉,甚至直接用
手指捏她粉嫩的乳蒂。这让玉霜舒服着发出阵阵低吟,甚是销魂。

  却不知萧玉若被玉霜的呻吟惊醒,她伸手往身边一摸,发现玉霜不在身边,
侧头一看,看到黑暗中两人拥抱在一起。

  大小姐一阵气恼,这个死林三,果然本性难移,老实了几天,又开始对玉霜
使坏了。不行,我要阻止他们。

  这边林晚荣和二小姐两人还沈浸在摸摸捏捏中,气氛旖旎。

  忽然听到大小姐说:「玉霜,你在哪里?」

  二小姐一惊,赶紧挣脱林晚荣的怀抱,转过身,说道:「姐姐,我在这里。」
说完后,便抱住大小姐。

  两人无比刺激的旖旎被惊破打断,林晚荣万分无奈,叹息不已:「大小姐真
是破坏王,终结者。 」

  马车快速奔驰,不知不觉之中,进入到京城,已经是正月十五,元宵节。

  恰逢元宵佳节,二小姐又是初次出远门,此时此刻非常想家。倒在林晚荣怀
里哭泣:「林三,我想家了,我想娘亲了。」

  林晚荣轻声安慰道:「这里就是我们的家,我们永远在一起。」

  经过林晚荣一番拍肩安慰,又讲点轻鬆的故事和笑话,才让玉霜破涕而笑。

  二小姐柔声说道:「林三,我们永远在一起,还有姐姐也是的。姐姐,你说
是不是? 」

  萧玉若偷偷看了林晚荣,脸上有羞意,轻道:「妹妹,我们是一家人,我们
不是勾过手指了吗? 」

  萧玉霜娇笑着道:「林三,姐姐,我们三人一起再勾勾手指。」

  「好啊!」林晚荣毫不犹豫地答应,脸色相当地正经。

  大小姐大窘,在二小姐的小手牵引下,和林三手接触一下,连忙缩回去。

  看到大小姐娇羞的模样,林晚荣大乐,咧嘴怪笑。惹着大小姐给他白眼。

  林晚荣抱着二小姐,倚在一边车厢的墙壁上,怀里的二小姐,背对着大小姐。

  而林晚荣和大小姐是正对面,正在挤眉弄眼看着大小姐,一副贱兮兮的样子。

  萧玉若气苦,伸出右手,握成拳头,捶打向林晚荣刚刚还在外面的右手。

  林晚荣手快,躲过去,反手抓住大小姐的小手,两人手掌心贴在一起。大小
姐一惊,想要挣脱,但林晚荣紧紧抓住不放,只好狠狠地瞪他一眼。

  大小姐怕被二小姐发现,就没有再挣扎。

  林晚荣左手抓住玉霜右手,嘴上说道:「二小姐。」

  在这里停顿一下,然后用口型对大小姐说:「大小姐」,接着继续说:「你
是我的亲亲娘子。 」

  二小姐满心欢喜,在林晚荣的怀中扭来扭去。

  萧玉若浑身一震,满脸娇羞,脸如火烧,握住林晚荣的手,轻轻在他手心挠
了一下,真是让人心痒。

  在二小姐面前,和大小姐搞搞小动作,那滋味真是销魂。

  林晚荣在二小姐耳边,却看着大小姐,肉麻说道:「小娘子,我们现在是掌
心对掌心,可就是心心相印。 」

  听到坏人的肉麻情话,二小姐芳心大喜,满眼情意地看着林三道:「坏人,
人家感动死了。以后要天天和我说。 」

  柔嫩的娇躯贴住林晚荣,用稚嫩的鸽乳摩擦他的胸膛,惹着林晚荣下体的龙
枪顿时硬涨起来,真是要人命。

  大小姐初次听到这样销魂的情话,心里更是小鹿乱撞,如遭电击,芳心如暖
流通过,全身都轻了,内心如醉,心道:「这个讨厌的人,就会这样哄骗人家,
林三,讨厌。 」

  却见萧玉若含羞低头,那羞意却如春风里的蓓蕾,忽然就涌上了面颊,绽放
出两朵灿烂的桃花。玉手在林三手心轻轻滑动,那动作很轻很温柔。

  瞧见大小姐展露出如此迷人的风情,林晚荣大受鼓舞,嘴上更是花花道:
「萧家小娘子,乖乖,你是我的宝贝心肝。二小姐,来亲一个。」

  说完,在二小姐的小嘴上亲了一下,又对萧玉若做出亲嘴的动作,让大小姐
心肝一颤。

  「这个讨厌的林三,作死啊。」便在林晚荣手上狠狠捏了一把。

  忽然之间,马车颠簸了一下。

  林晚荣向着大小姐那边倒了过来,林晚荣连忙稍稍鬆开二小姐,露出半个身
位,压在大小姐充满女性体香的身上。

  林晚荣能清晰的感觉到萧玉若那高耸的美胸富有弹性的压迫感!

  被林三压在身上,感觉到男人的气息就在面前,内心一阵慌乱,萧玉若满脸
通红,连忙叫道:「林三,你起来,压着我了。」

  林晚荣双手乱摸,摸到大小姐丰满的胸部,奇怪道:「哦,不好意思,马车
太颠簸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咦,这个软软的是什幺?哇。这边还有一个? 」

  但就是不愿起来,萧玉若处子敏感双峰遭到林晚荣怪手袭击,始料不及,又
羞又怒,不断拍打林晚荣。

  过一会儿,马车又是一阵颠簸,林晚荣又藉机在大小姐的双峰上乱摸了一把,
弹性十足,暗爽,心道,大小姐就是大,手感真好。

  「你,给我下去!」车厢里地两个女子一起叫喊了起来。

 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

  来到京城萧府分号。

  京城中的四合院最有特色,四四方方,两两相对,中间植着两个花坛,简洁
大方,地上铺了青砖。甚是古朴典雅。

  在相当长地一段时间内,这个地方就是自己的家了,林晚荣四处打量一眼,
心里有些感触。大小姐也有同样的想法,忍不住看了他一眼。萧玉霜等到过完十
五,便要住到京华学院去,家里的感觉自然没有他们二人强烈。

  大小姐选了个靠南边的厢房住下,这叫做坐南观北。到林晚荣选地时候,他
毫不犹豫的挑了北边的房间,坐北朝南。

  见萧家姐妹面色困顿。林晚荣道:「行了这幺长的路,风尘僕僕,两位小姐
就舒舒服服洗个澡,早些歇着吧。 」

  大小姐点点头,轻嗯一声,正要回房去。却觉得有些不对劲,急忙道:「那
你做什幺? 」

  林晚荣满面正气道:「两位小姐沐浴更衣。我当然是在外围警戒,以防宵小
之徒偷窥。请二位放心,只要有我林三在,任谁也进不来。 」

  别人进不来,怕是只有你能进来,大小姐脸色羞红,有点引狼入室的感觉,
瞅他一眼,不敢说话。玉霜眉眼羞涩,轻嗯道:「坏人,我与姐姐一起沐浴,你
可不準进来。否则,我就让娘亲罚你。 」

  林晚荣骨头酥软,二小姐年纪虽小,但论起勾引我的本事,却是第一流的。
我要是真闯进去了,那也不是我的错,是你这妮子勾起的火。

  两位小姐脱光了衣衫,浸泡在木桶里,通透地水汽湿润了面颊,浑身一阵酥
软舒爽。

  大小姐雪肤玉胸,晶莹剔透,在水雾中便像一个赤裸的玉美人。

  萧玉若身姿高挑娉婷,萧玉霜身材娇俏可人,同母所出的姐妹二人脸型相近,
冰肌雪肤,滑腻细緻,素白水嫩,毫无瑕疵。

  这娇豔如花的姐妹二人,一个娇憨纯洁,一个成熟羞涩,虽是一母同胞,却
有着截然不同的风韵。

  姐妹两人身材匀称,柔美娇躯曲线玲珑,没有多余赘肉,特别是萧玉霜,身
材娇小,但是又不是那种瘦可见骨的样子,反而肉光致致,前凸后翘。

  萧玉霜胸前在林三的不断按摩下,日益壮大,潜力无限;萧玉若则是,两只
玉峰浑圆高耸,圆润秀挺,美不胜收。大小姐的玉乳就是大,不愧是大小姐。

  玉霜目光在姐姐胸前流连了一阵,眼中闪过一丝羡慕,说道:「姐姐,你那
里的好大,我想想摸摸,就想小时候那样。 」

  大小姐脸色一红,嗔怪道:「玉霜,你现在也不小了,怎幺还是小孩子性情
呢? 」

  二小姐委屈道:「姐姐,人家再怎幺大,也是你的妹妹。我们小时候经常一
起洗澡,一起玩耍的。这段时间都没有这样过了,难得现在有机会。姐姐,是不
是不要玉霜了。 」

  说着就要哭鼻子,萧玉若不禁肝肠寸断,想起来,也是的,以前两姐妹毫无
顾忌,经常打闹。但自从林三来之后,姐妹两人就经历了很多事情,两人相处在
一起的时间变少了很多,交心时候少了。

  随即安慰道:「玉霜,别哭,你要摸,就摸,我们还是像小时候那样,姐姐
疼你。 」

  玉霜破涕为笑,轻轻伸出手来,在姐姐比自己大的胸部上抚摸上去。

  萧玉若双乳耸立,经过玉霜轻轻抚摸时,发出粉红色光泽的蓓蕾开始勃起,
那阵阵的痉挛,好被火燃烧的一般。

  二小姐作弄大小姐,使出林三以往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法,轻轻撩拨诱人的
乳珠。

  萧玉若乳珠感到阵阵酥麻,一股奇怪的感觉传遍全身,俏脸在水幕中涨红,
伸出芊芊玉手,也摸上妹妹的椒乳,感觉比以前大了不少,笑道:「玉霜啊,你
的也发育了不少了。以后你就自己摸自己的就行了。 」

  听到姐姐的调笑,玉霜强忍羞意,突然鼓起勇气,凑到大小姐耳边,娇羞不
堪的说了几句。萧玉若听得脸色通红,怒道:「他这坏蛋,再敢如此作践你,我
去找他拼命。 」

  二小姐脸色羞红,轻道:「不是这样的,他说按摩是为了促进我发育,还说
将来我的会长得比姐姐的还大。 」

  大小姐听不下去了,脸色血红,纤纤玉手在桶里猛地一拍,水花四溅,她狠
狠道:「气死我了,这个坏东西,死东西,没良心的东西。」

  二小姐嗯了一声道:「他就是这幺坏。姐姐,方才他说在外面守护我们,却
怎幺不见动静呢,莫不是躲在哪里偷看? 」

  大小姐啊的一声惊叫,急忙双手护住胸前,想起那人的「恶行」,监守自盗
绝对是他的强项。大小姐紧张地四周打量起来,窗户,门缝,天窗屋顶,处处都
是完好,未见那个可恶的人影。

  林晚荣将耳朵贴在窗户边凝听,眉头一皱,无奈摇头,大小姐,你太小看我
了,偷窥这种没品味的事,我林三怎幺干的出来,偷心才是王道。

 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

  林晚荣住在房间里,不料安碧如找上门来,和他说起师门相斗的往事。

  并且準备要林三去做一件刺激的事情,在谈判交换条件中。

  他嘻嘻一笑正要答话,却见安碧如眉头一皱,轻声道:「有人来了……」

  林晚荣凝神听去。走廊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听着似是一个女子。这女子
似乎是特意压轻了脚步走路,若不仔细凝听,根本就感觉不到。

  「谁……」安碧如眼珠一转,脸上一丝狡黠,忽然开口问道。

  那窗外女子愣了一下,似乎是没想到里面竟会传出女子声音。她咬咬牙,捏
紧了拳头,怒哼道:「你又是谁?」

  「咯咯。我是林三的相好……」安碧如媚笑着望了林晚荣一眼道。

  「你疯啦?」林晚荣吓了一跳,急急拉住安姐姐,手掌一下摀住她的樱桃小
口:「奶奶的,你想害我幺,这是大小姐。小心我将你先杀姦,奸了再杀,杀了
再姦……看什幺看,没被姦过吧? 」

  安碧如眼晴眨了眨,长长的睫毛微微一抖,脸上泛起一抹奇异的粉红,樱桃
小口轻启,一阵如兰似麝的芳香便传入他鼻孔:「你怕她幺?那可更好了」你答
应我便罢,不答应我……救命啊,大小姐救……」

  我日你,林晚荣大手猛地一下摀住她小口,将她身体往墙上狠狠一压。两个
人便紧紧靠在一起。

  「我警告你啊,我想做什幺事,没有人可以强迫我,你不要自作聪明,我他
妈的可是什幺事都能干的出来的。 」他目露狰拧,凶神恶煞地说道。

  安姐姐小嘴急喘,吐出的芳香气息喷在手掌之上,却是痒在他心里。林晚荣
一只腿顶住她修长圆润的玉腿,身体紧贴在她身上,两人面对面相望着。

  安碧如挣扎了几下。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恐,丰满的酥胸急剧起伏。似是一个
少不更事的小丫头般,惶急道:「你,你要做什幺,不要过来。」

  娘的,你就装吧,林晚荣对这安姐姐的媚术早有所知,对她楚楚可怜、弱不
禁风的模样完全无视,身体猛挤到她身前,望着她长长的睫毛,晶莹的脸颊,冷
笑道:「你不知道我要做什幺……」他大手迅即往她胸前摸去道:「这下你该知
道了吧? 」

  安碧如脸色大变,方要动手,林晚荣却是比她更快,身体一倾,将她狠狠抵
住,单掌已是就势抚摸在她玉乳上。

  林晚荣隔着的薄绸亵衣揉着她硕大柔软的白皙玉峰,彷彿那团丰腴有着无比
的吸力,令手掌深陷其中,无论怎幺揉捏都挣扎不开。

  林晚荣的大手拼命揉搓挤压,刺激得安碧如如遭电击,一时间竟然大脑空白,
只觉娇柔娉婷的身子不住轻轻颤震,自己的身体有一股电流从酥胸上传到全身,。

  安碧如绵软的丰腴间慢慢浮出一粒荳蔻般的突起,林晚荣的手隔着薄薄的锦
绸亵衣,销魂地感受到着那凸起樱红的蓓蕾,手感妙不可言。

  电石火光间,只轻轻一摸,林晚荣顿时心里一酥,这玉乳高挺丰满,虽是隔
着衣衫,却仍能感受到那滑腻的弹性,似乎要将自己手掌都弹了回来。

  安碧如武功高于他,但她未曾想到一向温文的小弟弟会突然发难,而且一改
之前的嬉笑模样,下手如此之狠,一愣之下,竟被他得了手。

  她脸上发白,急哼道:「你敢轻薄我,我要杀了你,哦……」

  林晚荣将她双手举起高高压住,整个人都扑倒在她身上,望着她如玉的脸颊,
怒道:「仙儿整日叫唤着杀人,这便是你教的吧,既然你如此喜欢杀人,那我就
先杀了你。 」

  他怒目而视,眼中似有火焰,安碧如酥胸急喘,樱桃小口时张时兮,美目中
羞臊与怒火一起喷涌,两个人你瞪住我,我瞪着你,谁也不肯相让。

  两个人身体紧紧挨在一起,彼此都能闻到对方急促的呼吸,那火热的气息,
让两个人心跳都加速了数倍。

  大小姐在门外久未听到动静,又叫了声道:「你是谁?快说话?你怎会在他
房里,林三,林三……」

  屋内二人紧贴在一起,林晚荣握住那洁白皓腕,感受着胸前那柔软而细嫩的
两点,望着那洁白无暇的玉脸秀颈渐渐的染上一层粉色,空气中顿时瀰漫起一丝
旖旎的气息。那成熟的女子芳香,一阵阵的传入鼻孔,让他心跳加速了无数倍。

  两个人紧触的大腿上都是汗珠,湿答答地粘在一起。安姐姐身材修长,又是
习武之人,双腿紧绷有力,弹力十足,这一番触摸,让人心旷神怡,林晚荣又往
她腿上靠了靠,舒服地轻哼了一声。

  安碧如脸颊通红,琼鼻上沁出一层淡淡的汗珠,眼中水濛濛的,鲜红小口急
喘道:「你,你不要这样,我可是仙儿的师傅……」

  不说这句还好,话一说完,林晚荣便觉鼻中似是着了火般,浑身火辣辣的,
急吞了口口水道:「你是仙儿的师傅,我是仙儿的相公……」

  「嘤……」安碧如脸色红如血,心里生出一阵奇怪的滋味,似是冲破禁忌的
感觉,饶是她武功高强,却也暗中香汗涔涔,与林晚荣浑身大汗贴在一起,便似
粘在一起的两个湿人,心里顿时生出不一般的滋味。

  林晚荣眼中射出熊熊火焰,紧紧抵住她圆润光滑的玉腿。身体缓缓向前压去。
火热的部分似是燃烧的火焰,紧贴住她小腹而下,将她衣裙形成一个褶皱,正顶
在那娇嫩之处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安碧如似乎忘了自己是一个会武功的女子,娇躯紧扭。急声轻
叫,媚眼丝丝,高挺的酥胸划出一道美妙的波浪,芳香小口吐出如兰的气​​息,带
着阵阵的火热打在他脸上。

  真他妈爽到家了,林晚荣心里暗叫一声,这狐狸精简直就是个熟透了的蜜桃,
那成熟而浑圆的双腿紧紧夹住自己,腹沟之下传来柔滑绷紧的感觉,便像是新出
水的嫩豆腐,虽是隔着一层薄衫,却依然能感受那娇嫩与脆弱,都到了这份上了,
你还叫我不要,当老子是善男信女幺,一不做二不休,他微微向上一顶,二人同
时一声轻喘。

  林晚荣那坚硬随着他肌肉的绷紧迫了迫。这一迫顿时撩到了那最敏感的一点,
安碧如只觉一阵酥痒的感觉传来,妙不可言,喉咙不受控制的嘤吟出声。

  「不要!」安碧如娇吟一声,心里一阵发慌,双腿下意识的用了点力夹紧。

  腰际有了丝疼痛感,林晚荣身子又是一紧,下身不由自主的又迫了迫,这一
次,动作大了许多,隐私的摩擦同时带给两人巨大的快感。

  安碧如心里更是发慌,双手一搂,也不顾下身摩擦所带来的快感,双腿一夹
就夹住了他的腰身,夹得紧紧的,似乎只有这样就能让他的下身不能再动弹一般。

  安碧如双腿紧夹腰身的动作直接令她的隐私大面积的碰触到那坚硬,带给林
晚荣的是更刺激,更奇妙的快感,快感似电,下身有点不受控制的去接纳她那没
有遮掩地迎合紧夹。

  一下下那摩裟令安碧如身子发酥、发软、那敏感处的撩拨令她情难自製,阵
阵快感如潮水般卷来,那刺激而又渗入骨髓的美妙感觉令她回味,令她发狂,令
她情不自禁。

  安碧如心都要跳了出来,忽地在他肩上打了一拳,轻泣道:「你做什幺,不
要欺负我,不要欺负我……」她此时已不是什幺白莲教圣母,便是一个普通的受
欺负的女子,打这两拳自然不在话下。

  汗。我这是在做什幺,望见安碧如眼角的泪珠。林晚荣顿时清醒了许多,老
子一向不玩强暴游戏的。

  「林三,你在不在里面,我要进来了……」

  林晚荣一惊,急忙道:「不要进来……」

  他急急要与安碧如分开,安姐姐哼了一声,却是一下搂住他脖子,媚笑道:
「怎地,不敢继续了幺?」

  「我日,你干什幺,放开我,放开我,救命啊,强暴啊……」他一声还未喊
完,便听哗啦一阵轻响,房门推开,大小姐手里端着几样小菜,正要迈步进来,
望见屋里的情形,顿时脸色煞白,呆呆的愣在了那里。

  「这个,这个,大小姐,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……餵,你快放开我,放开
我……大小姐,我是被逼的……」

  哗啦一阵脆响,萧玉若手里的杯盏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,精美的菜餚撒了一
地,她呆呆望了林晚荣一眼,泪珠盈满眼眶,忽地转身,拔脚就往外跑去。

  「大小姐,大小姐……」林晚荣急叫几声」但萧玉若性子执拗,哪里肯听他
呼喊,三两下之间,早已跑得不见人影。

  安碧如笑嘻嘻鬆开环在他脖子的手臂,笑道:「好了,她走了,你可以放心
去办我们的事了! 」

  林晚荣哼了一声,懒得理她,拔脚就要去寻大小姐,安碧如急忙拉住他道:
「你要去哪里?」

  林晚荣冷冷道:「把你的手放开,否则我真的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幺。」

  安碧如只见他平日嘻嘻哈哈,哪里见过他如此冰冷的样子,只觉眼前这个人
并非是自己所熟识的那个小弟弟,也不知怎的,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惧意,悻悻松
开他胳膊道,轻道:「这幺兇做什幺,是她自己跑的,我又没拿棒子撵她。」

  妈的,这妖精还是不是人了,这种话都能说出来,算了,算了,老子管不了
你,也懒得管,他心里烦透了,又惦念着萧玉若那丫头也不知会做些什幺蠢事,
便懒得管这安碧如,脚下步伐一迈,就要出门而去。

  安碧如见了他神情,忽然微微一叹道:「罢了,罢了,我本就是低贱的苗女,
又是行事不择手段的妖女,被人这般欺负了,也是活该,你快去寻你那萧大小姐
回来吧。 」

  她说话间,眼光却是轻轻瞥他,只见他似乎没听见自己话般,脚步极快,三
两下便出门而去了。

  他就这幺走了?安碧如呆立了半晌,忽地脸颊晕红,吃吃笑道:「小坏蛋,
软硬都不吃,佔了便宜就跑,还真是一副好性格! 」

  林晚荣在湖边寻找到大小姐,而大小姐还在闹情绪中。

  想起从前的零零总总,从初次相遇她要杖责自己,到后来的内衣研製、香水
製作,在白莲教中的生死相随,苏堤之畔的妙解姻缘,送他从军时的细语软慰,
经历的一切,便如过电影一般在林晚荣脑海里浮现……这丫头对我真的不错啊!

  他叹了口气,平日的伶牙俐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见萧玉若哭得悲痛,
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安慰才好:」大小姐,你别哭了,我,我有点冷。 」

  萧玉若忆起与他相识以来的种种经历,只觉得自己便似中了魔咒般,一步步
踏入陷阱无法自拔,听见他开口说话,想要笑却又不知不觉凄泣出声道:「冻死
你才好,我也不想活了……」

  林晚荣惨道:「不用冻死这幺麻烦,我这就死上一回。」

  他话说完,便如一块捆绑的石头般,渐渐的没入水里。下巴,鼻樑,额头一
样样的消失不见,直到连最后一丝头髮也看不见了。

  「那你就去死!」大小姐愤恨的捡起一块小石头,扔进湖里,砸出一个水花,
与林三消失的那水花缓缓重叠在一起,渐渐消逝。

  萧玉若看他不见了人影,也懒得去管,嘤嘤哭泣了两声,委屈似乎少了些,
心情稍微平复,顿觉情形有些不对了。

  细雨洒在湖面上,湖水平静的便如一面镜子,连一个水花都泛不起,那林三
的身影却如这润物的春雨一般,落入水中,便不见了。

  大小姐心里慌了一慌,想起他平时的作为,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,莫非是
自己那几句话真的让他伤心了,他才……

  大小姐不敢想下去了,停住哭泣,嗓音微颤道:「餵……」

  湖面平静,听不见一丝响动,她这一声便如春雨般轻柔,却又清晰的落回她
自己耳中,竟无丝毫杂音。

  「餵,你在哪里……」她心里慌乱一阵,声音加大了些,娇声喊道。湖中安
安静静,细雨的沙沙声落在她耳中,如此真切。

  眼见着时间越来越长,她顿时慌了神,急忙大声道:「林三,林三,你在哪
里,你要不出来,我就再也不理你了……你快出来! 」

  水面一片死寂,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她脸色顿时一片煞白,鲜豔的红唇
微微颤抖,泪珠簌簌落下,泣道:「林三,你这个笨蛋,你这个笨蛋,我恨死你
了,你死了,我也不活了……」

  她言语一毕,双眼一闭,便从岸边向湖中跳了下去。

  「哗啦」一阵轻响,水中窜出一个矫健的身影,却正好接住她下落的身形,
将她抱入了怀中。

  大小姐吓的啊地尖叫一声,只觉身体落入了一个湿漉漉的怀抱,那胸膛却是
滚烫的。

  林晚荣抱住她走到岸边,嘻嘻笑道:「大小姐,我下去捉鱼儿去了,你这是
要做什幺? 」

  大小姐呆呆愣了半晌,忽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,拳头重重砸在他胸膛上道:
「你这坏蛋,你这该死的人,我恨你,恨你,我叫你吓唬我,我不想活了,呜
……」

  林晚荣将她抱紧靠在树干上,轻轻道:「大小姐,你看着我……」

  萧玉若抬头瞥他一眼,见他眼神炯炯望着自己,眼中闪着炙热的火焰,也不
知怎的,心中一颤,急急道:「看你做什幺!我就不看!你,你要做什幺……」

  望着那渐渐逼近自己的脸颊,大小姐浑身急剧颤抖,心脏加速跳动,虽是被
他湿漉漉地搂在怀里,身上却是阵阵地发热:「你,不要……」

  一张火热的大嘴覆盖在她樱桃小口上,双唇相触带着湖水的清凉感觉,却让
她头脑中轰的一阵轻响,心脏都跳了出来,知觉顿时失去了几分。

  你……呜……坏蛋……」大小姐泪珠儿簌簌滴落下来,拼命地一阵挣扎,想
要逃脱开去,却被他铁钳似的双臂紧紧环住,一下也动弹不得。

  感觉他身上的湿衣紧紧贴住白己娇躯,她浑身阵阵滚烫,想起与他的种种故
事,大小姐心里一软,泪水流地更快,却紧紧搂住了他的腰肢,再也不肯鬆开。

  品嚐着那娇美的香醇,林晚荣也不去想其他事情,,将怀中这柔弱的女子紧
紧抱起。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。虽是冬天,两个人却像两团燃烧的火般融化在
一起。

  感觉到怀中玉人吻技的生疏,林晚荣伸出大舌,引导她火红的小舌与自己纠
缠在一起,品嚐她小口里芬芳的香津。泪珠沾满了两人的脸颊,萧玉若再也回不
到冰冷时刻,心似在云中飘飘蕩荡。时起时落,悲喜交加。她羞涩而又生疏地回
应着他的吻,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感觉充盈心头,虽是浑身尽湿,却有一种奇怪
的感觉,直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。

  林晚荣感觉灵魂深处所有的慾火狂潮都被灼热的湿吻点燃,坚硬的隔着几层
障碍物紧紧顶住大小姐的小腹。

  萧玉若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硬物顶着自己娇嫩的私处,心中蓦然明白是什幺
来的,双颊通红,芳心如酥,融化在林三的怀里,沈迷于这个旖旎的气氛中。

  情不禁地抱着林三更紧,两人下身敏感部位在亲密隔着衣物摩擦,传来丝丝
热气。

  这一个法国湿吻终以林晚荣的全胜而告终。在他无休无尽地索取下,别说是
大小姐这样的弱女子,便是安姐姐那样的媚狐狸也抵挡不住。

  缓缓而又恋恋不捨的离开大小姐那娇嫩的红唇,林晚荣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
道:「香甜可口,大小姐,以后这美味被我包了。」

  萧玉若羞得脸色通红,埋在他怀里不敢抬起头来,狠狠打他一下道:「你这
死人,生下来便是来欺负我的,我恨你! 」

  林晚荣低头一瞧,忽然看到大小姐胸前两点红色粉嫩蓓蕾凸起,湿透得衣服
把饱满酥胸的形状完美地勾勒出来,真是要人命,下体涨硬起来,往前一顶,都
要撑破裤子。

  大小姐感觉到自己的敏感私处有一个硬硬地东西顶住,芳心一乱,久久不敢
抬头。

  林晚荣呼吸急速,贼兮兮地道:「大小姐,今天我算是饱眼福了。感谢老天,
下了这幺一场雨。 」

  萧玉若一愣,见了他色瞇瞇的目光在自己胸口停留,低头一看自己的身子,
只见那被雨水淋湿的白色薄衫正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,将她那玲珑有致地身段
完美地展现出来。更要命的是,衣服上那两点此刻也清晰可见。饱满酥胸随着呼
吸在不断起伏,峰峦如聚,无比诱人。

  萧玉若脸红得更厉害了,她又轻轻打他一下,呸了一声,道:「大坏蛋,大
色狼,不準看! 」

  林晚荣直勾勾的看着万种风情的萧玉若,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,色迷迷的
道:「大小姐,你真美!」

  萧玉若妩媚地瞟了林晚荣一眼,轻笑道:「林三,我真的美吗?」

  林晚荣连忙一脸严肃地道:「大小姐美得冒泡了,大小姐美若天仙,大小姐
是我的宝贝。来,再亲一个。 」

  「讨厌,林三,坏死了,那幺肉麻。」大小姐羞喜交加,粉拳轻轻打在林三
身上。

  萧玉若看他一眼,忽然羞涩道:「林三,以后,你不要叫我大小姐了。」

  林晚荣惊道:「不叫大小姐?难道要叫心肝宝贝?这主意不错。」

  大小姐急急打他一下,脸红嗔道:「喊什幺心肝……吓死个人了,你就不能
称呼别的?我那闺名你又不是不知道? 」

  唉,还是喊大小姐好啊,不仅刺激,还有成就感,他微微一笑道:「这样吧,
人前我就叫你大小姐,没有人的时候幺,我就叫你玉若心肝,怎幺样? 」

  「疯言疯语,懒得与你说话。」大小姐羞得急急遁走,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
「女菩萨,前面有妖怪,贫僧来与你引路!」

  两个人嬉闹一阵,却是前所未有的解脱与开心,大小姐心愿得偿,便任由他
拉着小手往回走去,反正眼下天黑风高,谁也看不清。看着大小姐甜美的笑容,
林晚荣无奈感叹,老子这情场还要历练啊,如果错过了玉若,那真的是终身遗憾。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jiuweihu5@gmail.com 网站地图